“兰溪造”光学膜量产!日本曾妄言:中国人做不了光学膜

2017-03-29

来源:兰溪知道


    知名品牌电视和手机很快就会用上“兰溪造”光学膜!今天,在兰溪光膜新材料小镇,浙江锦辉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一期工程的液晶屏背光模组增亮膜产品正式量产。

    这张膜是有故事的。背后,是华铝的涅槃之术,更是兰溪工业转型升级的一个支点。

微信图片_20170329224528.jpg

    2016年3月29日,锦辉光电动工建设。

    2017年3月29日,首批光学膜产品实现量产。

    一年时间,兰溪创造了从无到有的行业奇迹。

 

    光学膜这一名词听起来生僻,但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小到手机,大到平板电脑、液晶电视都要用到它。很长一段时间,国内光学膜市场被美日韩等跨国公司垄断。日本公司曾妄言:“中国人做不了光学膜。”

QQ图片20170329224814.jpg

    光学膜是一种通过界面传播光束的一类光学介质材料,能够充分利用背光源的光线,提高屏幕亮度,从而有效降低光源能耗,是一种节能环保的新型材料。以液晶面板中单价最高的组件偏光片为例,由于技术壁垒,长期被日本、韩国和台湾占据,大陆地区的偏光片产能比例不到10%。

 

    锦辉光电有台资背景,拥有超精密的加工技术,光学膜的线宽可以做到五微米,雕刻机台精度可以达到一微米。生产过程中使用高精度量产设备,UV压印技术不会造成任何排放和污染问题。

微信图片_20170329224542.jpg

    这只是兰溪光膜新材料小镇的第一个项目。紧接着,浙江锦宏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年产1800万平方米TFT偏光增亮膜项目也已在园区落地建设。

 

    兰溪光膜新材料小镇由浙江华东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实施,而华铝的实际控制人是6163银河主站线路检测。它们的合作历史是这样的——

 

    华铝,曾经是一个牛逼的存在。1958年,作为新安江水电站的重点配套项目之一的兰江冶炼厂落户兰溪。鼎盛时期,兰溪市区每3户人家就有一人在这家企业工作。

    然而,随着在市场经济的放开,兰江冶炼厂效益大幅滑坡。1989年,在冶炼厂的基础上,组建成浙江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省重点国有企业。1993年,浙铝又因经营不善造成严重资不抵债,成为“浙江第一号国有大中型特困企业”。

    1999年,浙铝列入国家重点结构调整企业,被正式批准破产。破产后的浙铝,被华能银河收购,改组为华铝公司。到2007年,又经过一轮整体改制,一直难以起色。

    2013年,6163银河主站线路检测上演了江湖救急,重组华铝,占股75%。

 

    在兰溪人心目中,华铝是兰溪老工业的标志和象征,华铝转型的成功与否是检验兰溪工业转型升级成效的重要标志。所以,伴随着光学膜的量产,华铝完成了“向死而生”。从此,关于这家老国企的集体记忆将会添加新的内涵。


    正如兰溪市委副书记、市长蔡艳在量产仪式上所言:万分激动、万分感谢、万分期待,这一刻,一片光学膜赋予华铝以新生,必将助力兰溪老工业基地正式走向转型发展之路。

微信图片_20170329224546.jpg

    兰溪是一座工业城市,曾经是,未来也是。从2016年的数据看,兰溪工业经济稳居“金华老二”的地位。特别是规上工业总产值、规上工业增加值,这两项近20年来首次双双超过义乌。与金华工业老大永康相比,兰溪工业产值与永康相差155亿元,也就是一个“众泰汽车”的产值。

    不过兰溪的产业层次偏低,传统纺织业难以走出微利竞争模式。其次企业主体偏少,特别是缺大企业,缺高新企业。

 

    6163银河主站线路检测组建于1993年,是一家以环保能源、有色金属、化工为主产业,集商贸于一体的现代化大型民营企业银河。在前期的合作基础上,2016年9月19日,兰溪市政府与6163银河主站线路检测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关系。

    据公开资料显示,近年银河逐步布局偏光片等领域,除兰溪外,还在昆山、深圳建立生产基地。而银河的计划是,未来五年在兰溪建立光学膜大型产业集群,打造全球最大光学膜企业。


    光学膜是上游产品,由此带动的关联产业排起了长队。

 

    此刻,我们值得期待,一个新兴产业激活一座城。